影片结束时,罗伯特将他这十几年的追凶经历写成了《十二宫》

20-10-18 15:53:41



什么叫低估呢?假如电影在说a,那么每个人都会被误解为b。影片不错,要是没人知道,就叫埋没。假如一部电影本来就是好的,很多人会瞧不起,称之为艺术片。

那有哪些是被低估的?
我想其中一个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我们很容易想到。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想让我说这部被低估的电影,我首先想到的是戴维·芬奇导演的《十二宫》。
该片讲述了20世纪60年代,在美国旧金山,自称为“十二宫”的连环杀手在近10年内多次杀人事件。影片以真实事件为基础,讲述了追捕凶犯的整个过程。
在一般的犯罪电影中,史诗应该着重于警员之间的对决,情节的起伏跌宕都应该有危险。
但这一切都是空谈。
正如一部慢节奏文艺电影,囚犯最终并未被定罪。也许有人会怀疑,DavidFinch花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只谈到了真凶逃走的事?要不然他还说什么?
有两个电影的开头,给我一些提示。
首先,即将丧生的年轻男女驾车外出约会,相机从车内向外拍摄,将整个城市的街景像卷轴一样展开。
另一幕是“十二宫”杀戮之后,将写有口令的信件送到派出所。DavidFinch故意把这封信送到警察局,让我们看了看最后一个过道是如何掉到桌子上的。
对于犯罪电影来说,这两个场景既有戏份,又有废话,但是DavidFinch认为它们很重要,值得花时间去表现。怎么了
实际上他是这么看我们的。别老盯着事件本身。比这更能说明问题了。
说到城市,说到年代,说到人民的生活,说到人民的遭遇,多奇怪!如同缓慢蔓延的街道,颓废的黄金时代正在渗透。那封信仿佛从一千多封中溜走,最后落到一个人的手里。
“十二宫”不是一部简单的犯罪电影,而是一部关于危险生活的电影。
这部电影围绕着十二宫的凶杀案,聚焦于三个角色。一位负责此案调查的警官戴维,一位负责此案报道的旧金山纪事报记者保罗,另一位与此案无关的插画师罗伯特,非常喜欢解开这个谜。
电影结束后,如果没有“十二宫杀手”或“十二宫不出现在旧金山”,我想这三个人的生活将会是完全不同的。
保尔还是那个报界的红人,愤世嫉俗,有恃无恐。Robert仍然是一个安静的插画师,和他的家人过着平静的生活。David仍然相信他的直觉,并对警察事业充满热情。
但十二宫出现之后,这些美也只能是幻觉。象一个巨大的磁铁,改变着每个人的一生。
记起在大学时看过《十二宫》,和最近看过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那时也很喜欢看《十二宫》,但更多的是被它的颓废所吸引。对当时的我来说,《十二宫》是一部失败的电影。
影片中的三位主角用了他们一生中最好的十多年去捕捉十二宫杀手。再一次燃起了与真凶失恋的希望,他们各自在生活中不同程度地被贴上“失败”的标签。
Paul离开旧金山记事报,去了一些不知名的小报,喝得醉醺醺的在家。戴维对这件事完全绝望,一切都不好。连他自己都在想,反正抓不到罪犯,干嘛当警察这么认真?
比较而言,罗伯特最好。只有他没有放弃。经过多年的调查,他终于认出了那个囚犯。可是,因为年龄太大,证据消失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凶手逃之夭夭,自己的幸福生活也被一手掩埋。
这是一个服丧故事。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却想对我们说这些。时间本来就是最无情的连环杀手。
我年轻时就明白了。
但最近看到这个消息,我的想法改变了。
“十二宫”表面仍然服丧,但内心却是积极的。
并非有关失败的影片,而是有关「意义」的影片。更加坦白地说,当一个人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毫无意义的时候,他该怎么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呢?
那正是“十二宫”所要研究的。
具体地说,在电影里,十几年过去了,根本不可能再有追捕凶犯的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己最好的一年已经被海浪冲走了。它们陷于巨大的空虚之中,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
Paul将他剩下的生命交给酒精,用身体的自我毁灭来解除精神的无力。
David成为了狗儒主义者,他用一切来掩饰内心的不甘心。当他的合伙人离开这个重案组,找到了一份悠闲的退休工作时,他羡慕地说:“嘿,这次终于有时间去试试生鱼片了。”
它还在这儿,不像一条罐头鱼。
对杀人犯缺席的象征意义的虚无,主角并没有自弃,也没有自欺欺人,只有罗伯特仍然执著地追求着。
但是实际上,他是远离这件事的。不是警察,也不是记者,他真的认为囚犯没有执法的权利。
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作为回应,罗伯特写了一篇文章,因为没人想做。
我觉得他很伟大,其实他并不为别人,而是为自己,为自己多年来的付出提供了例证,也在自己想象的小意义上抵制了巨大的无意义。
于是他发誓说:「站在那人面前(指十二宫),盯著他的眼睛,确认他是真凶。」
他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到了1983年12月20日,十二宫杀手已经有14年没有犯罪了。Robert在一家食品店里看到了他所确定的真凶AssLearn。
他礼貌地笑了笑,然后像其他职员那样说:“CanIhelpyou?”
这是整部电影最接近事实的部分。小李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从放松变成了怀疑,充满了恐惧。Robert从中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是说了句“No”就转身离开了。
我原以为这是罗伯特的又一次失败,但我想,在短短的5秒钟的时间里,他一定瞥见了自己生命中的微光悄然蔓延。
虽然影片结束了,但DavidFinch仍然无情地用字幕告诉我。李会是清白的。但那样就好了。
如同人生,没有终极意义,我们其实是在为自己想象出来的意义而活。但这并非谎言,相反,执著于它的勇敢奋斗,抵制无意义的生活才是意义本身。
影片结束时,罗伯特将他这十几年的追凶经历写成了《索命十二宫》一书。把书放在明亮的玻璃窗里,永远记住这个故事。这是一个没有抓住凶手的故事,很遗憾,我不会绝望。一个人如果想要独立,他就是生命中真正的勇士。
最终,我想很多人都认为《十二宫》是美国的《杀人回忆》。
看起来很有道理,两部电影都说“囚犯会永远逃跑”。但这些最终表现出来的缺点又不一样。
从视频的结尾可以看出这一点。
在《杀戮的回忆》结束后,宋康昊又回到了搜索案件的地方,少女说真凶也可能会来。当时,用大特写拍宋康昊恐怖的脸,他突然望向镜头,望向银幕外的我们,仿佛在说“囚犯在我们中间”。
12岁的时候,正如上面所说,罗伯特在杂货店遇到了李先生。
前一种人永远无法找到后一种人。那是两部截然不同的电影。
因此前一种表现最终是“真相难以挽回”,呼吁社会批评。后一种表现更为宽泛,指向生活,意义并非客观存在,而是我们的主观判断,最终必须上升为坚持不懈地追求而达成的哲学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