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人性的试练场。

20-11-07 09:01:27


最近被几部言情片弄得心酸又文艺,以至于很久没有在自己心爱的恐怖片里幸运了。有一种传统而错误的观念,认为大多数看恐怖片的人都是为了寻找刺激。其实在我看来,热爱恐怖片的人一般都很有活力,就像我一样,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控制自己内心的忧郁和忧郁。所以昨晚,在斯蒂芬·金的蛊惑下,我再次尝到了美国人无处不在的末世论的感觉。斯蒂芬·金是一位恐怖大师,我和楼上的美女们都喜欢他。
有趣的是,在一篇关于我是一个传说的评论中,美国人总是认为世界已经结束了,但中国人认为皇帝并没有死亡。与中国人喜欢的角度的宫廷肥皂剧和一些严肃的历史题材不同,美国人总是觉得他们的生活过于舒适,有几集圣经的大灾难可以让他们振作起来并调整心情。因此,什么样的怪物,外星侵略,病毒僵尸,自然灾害在电影院被毁掉,他们的cg效果和模特,蓝皮肤的超人和功能泡泡英雄可以利用他们的职业生涯。
《我是传奇》李二郎和萧天全走在一个空荡荡的世界里,没有女人,没有泼妇。无聊的独角戏确实让他们成为传奇。总的来说,恐怖片《迷雾》没有那么安静,戏剧冲突明显,剧情跌宕起伏,有些场景对孩子来说血腥暴力。《迷雾》讲述了一个小镇居民被奇怪的雾和怪物困在超市里,在绝望的气氛中挣扎求生的故事。


似乎一群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斗争冲突,一直是社会心理学家很好的分析蓝图。导演在采访中说,最可怕的不是怪物,而是人心。人们要么互相帮助,要么互相毁灭,这就是Mist希望展示的。在这个主题上,北野武饰演的恐怖片《大逃杀》看似变态的情节其实是想说出这个道理。

看这部恐怖片电影《迷雾》让我想起了量子物理学中著名的假设:薛定谔的猫。它是关于定义叠加的问题,不是在放射性原子衰变的盒子里判断猫的死亡。

温文尔雅的律师变得粗鲁和宗教化了。通常我们并不真正看透人性,而是在特殊的实验中暴露出来。我想说,人性就像盒子里半死半活的猫一样,事实上,每个人都有善与恶,每个人都有大或弱小的一面,善恶和虚伪的丑陋都藏在人体里。超市无疑是斯蒂芬国王用来做测试的盒子,那个人的邪恶和信任,盒子里的小儿子的容忍和原子的碰撞,在这个极端情况下暴露出来的人性的黑暗似乎是地狱论点,比如没有一个愿意照顾孩子的女人,而且大多数人都冒着为烧伤者服药的危险。
斯蒂芬金的传奇人物一直喜欢他自己的编剧和其他的编剧,他的行为有些帝国主义,所以这部电影--《迷雾》不可避免地渗透到他自己的主观感受。因此,恐怖片电影的最后结局使得英雄在英雄主义的英雄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状态,不像肖申克监狱外面那场惊人的大雨。它让每个人都感到惊讶,他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尽了最大的努力,最后他最终在一天天的大部分时间,最后他没有在悲伤中度过余下的生命。所谓的邪恶命运,搞得一团糟,也许就是同样的事情。你可以看到黑色的结局,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消失,军队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去,军队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去,为什么要去一个小小的事实,为什么他希望在电影中保持一个整个绝望和绝望的精神。这是自然的,没有什么深意,也没有什么深意。而那样的话,每个人都想给自己留一颗子弹。我觉得就斯蒂芬·金的风格而言,他没有让超市里活下来的人微笑着用军车里的棒棒糖迎接英雄。如果他觉得不幸福,他可以想象一个结局,他们后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像我一样。

但是就像《迷雾》那个最后和英雄一起逃出来坐在车后的老人叹了口气说:“毕竟我们努力了”。是的,他们尽力了。所以在SUV里四枪之后,即使除了英雄以外的所有人都死了,人性中至高无上的善良和斗志还是活了下来。


至于宗教和科学、宗教和科学、罪与赎罪、罪与赎罪、民主与暴、民主与暴、文明与野蛮、作为超市临时社会结构中临时社会结构中的隐喻的文明与野蛮等等等,许多科目可用来表达学术思想人的人文关怀的许多学科,这不是我作为一名IT工作人员能做的事情,作为一名IT工作人员能够作为一名IT工作人员能够同情人类,他是我的工作不是我的工作,我只是一个听众,不是一个声音.我只是一个听众,而不是一个声音.不是一个声音.